無止盡的噩夢 一直盤旋在我夢中

流浪動物的哀鳴聲 惡人們醜陋的嘴臉 家人關心又責罵的口吻

不斷的重複再重複 逼得我不得不強迫自己醒來

 

夢裡面 我無法對流浪動物的哀鳴聲聽而不聞

夢裡面 我無法對惡人們醜陋的惡行視而不見

夢裡面 我無法對家人關心卻又責罵的口吻避而不理

 

所以 我扛下照顧流浪動物的責任

所以 我開始對抗惡人的醜陋惡行

所以 我漸漸面對家人疏遠卻禮貌

 

然而 流浪動物的責任是如此龐大

然而 對抗醜陋惡行是如此艱難

然而 與家人漸行漸遠讓我如此心痛

 

我開始建構起照顧流浪動物的地方

我開始使用惡人的手段整治惡人

我開始漠視自己對家人疏遠的心痛

 

在夢裡 我號召所有朋友來建築打造動物樂園

在夢裡 我拿起刀槍面對惡人並整治所有醜陋的惡行

在夢裡 我已經慢慢失去家人

 

當我看得見的地方 流浪動物已經不再流浪已經安全

當我看得見的地方 惡人已經不再存在惡行已經銷聲匿跡

我 已經不是原來的我

而是雙手沾滿血腥的我

誰的血

有我的 有拯救不及的動物們的 有惡人的

 

強迫自己清醒之後 我還聽得見哀鳴聲

強迫自己清醒之後 我還能感受到當刀子砍進惡人身上的切割感

強迫自己清醒之後 我還能知道失去家人的心痛

 

這 真的是夢嗎

 

為什麼該死的人類在滿足自己養動物的心理之後 可以任意棄養隨意丟棄

那些毛孩子 是家人啊

毛孩子的生命是如此短暫 而該死的人類是牠們一輩子的依靠啊

當該死的人類承諾初會照顧毛孩子不離不棄卻又棄之不顧時

毛孩子思思念念的還是該死的人類啊

毛孩子的眼淚 毛孩子的失望 毛孩子的思念 毛孩子的灰心

在夢裡 我通通感覺得到

在夢裡 我通通都能看到

該死的人類 憑什麼這樣對待他們

高興就呼之則來 不高興就揮之即去

人類啊 你們可知道傷的都是一顆顆忠誠且專注的心

 

為什麼該死的惡人們可以恣意妄為的做出醜陋的惡行 而不會馬上受到制裁

那些惡行 燒傷擄掠 姦淫婦女

到底 憑什麼

如果沒有人能夠讓惡人受到制裁 我來

如果沒有人能夠讓惡人受到懲罰 我做

於是我握起刀柄 揮向第一個我看到的惡人

於是我揚起槍口 朝向第一個我看到的惡人

我能感受到刀刃從惡人身上劃下的感覺

我能感受到血液從惡人身上噴出的溫熱

我不是萬能的 我也會受傷 我也會疼痛

我能感覺到身體受傷時流出的鮮血

我能感覺到遭受反擊時受傷的痛楚

但是我不能退縮 我只能一直往前 一直往前

這世上的惡人何其多 殺紅了眼也殺不完 我的身軀已傷痕累累

這世上的惡人何其多 殺紅了眼也打不完 我的身軀已不堪負荷

最少 我看得見的地方已經沒有惡人

最少 我看得見的地方已經沒有惡行

我累了 讓我躺下吧

我累了 讓我休息吧

但是 若是再有惡行 我依舊會站起來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至於家人

等我再度逕入夢境時 再與你們賠罪道歉了

 

我想

我真的該醒了

創作者介紹

避風港

蕙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